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羊城街巷趣谈之大小马站
2017年04月18日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漫步羊城街头,端详一个个别致的街巷名字,你是否意识到,其实你就站在一部广州通史的页面上呢?本期开辟的《羊城街巷趣谈》,带你走入广州的羊城横街窄巷,品读这没有围墙的博物馆。

  ——编者按

  大小马站最近成为广州曝光最多的古街巷,据说,越秀区准备在这里复古,打造“古书院文化街”。

  书院,我们这代人很是陌生,记得以前细个,跟着大人看粤剧大老倌马思曾红线女演《搜书院》,脑中才有个“书院” 词汇。至于书院是个物东东,还真是蒙查查。我们这个栏目选大小马站作为开篇,自然也有凑个热闹之意。当然,这也只是选题理由之一,理由之二,是在下与大小马站有缘。

  我是土生土长广州人,从细到大穿行的广州横街窄巷,不知凡几,不过,大小马站却是我丫丫仔第一个落脚点,也是我到过的第一条广州街巷。因为,当年我的家就在大马站。

   羊城街巷趣谈之大小马站

  不要小觑这些阿婆阿婶,当年如此一群,不少因儿显贵,受封诰命夫人

  大小马站给我的印象好模糊,因为我后来离开这里,以后也无再返去过;但大小马站给我的印象又好神秘,因为那里居然隐蔽着广州最大的书院群,我在人世间出入的第一个屋檐,便是当中的一间书院。想来也算缘分,成人后种种物事,于我来说,都唔似读书咁有趣,就好似那句老话:“先入为主”,入世先入书院,便终生喜欢读书吧。一笑。

  大小马站包括比邻的流水井书院群始建于明初,系各地的读书人来省城参加科举考试时作为进修赶考和等待放榜的住处,也作为宗族子弟读书和本宗族族人从各县到省城办事的宗族招待所。书院以宗族祠为一单元,单元内有头门,大堂和祀堂3个主要部分组成,有的还有天井魁楼,但主要是书屋,比人读书用。大小马站及附近的书院,不少是名人望族兴办,如流水井现存广州保存最好最大的考亭书院(朱家祠)的奎楼,是宋代大儒朱熹迁徒到广东台山的后裔所建;小马站的濂溪书院(周家祠)则是宋代大儒,《爱莲说》作者周敦颐的后人为了让子孙后代读书致仕所建。至清代中后期,大小马站的书院进入全盛时期,1000米的半径范围内,当年密密麻麻分布有数百家大大小小的书院。

   羊城街巷趣谈之大小马站

  当年士子苦读之处,挂个“文化站”的牌子,总算没有辱没斯文

   羊城街巷趣谈之大小马站

  今天看来简陋破旧之地,当年却是名人足迹所至

   羊城街巷趣谈之大小马站

  隐匿在广州闹市区的书院群,掩盖着几多辉煌、几多故事

  广州的书院为何偏偏要挤在大小马站这个一箭之地呢?一句话:近皇气。或者套用现代话叫做“近官得力近厨得食”。看一下广州旧地图,你就会恍然大悟:大小马站附近,云集了当时两广的总督部堂、抚院、府衙、布政司等衙门机关。书院群选址大小马站,随时了解科举的种种消息,就近打探衙门考试和放榜诸事,可见古人深喑近官得力之道。事实上也的确见效:各种史志和《广东周氏族谱》记载,自南宋至清代,周敦颐在广东的后裔登进士的有35人,举人63人,他们绝大多数都在濂溪书院苦读过。

  有人会问,书院群,是斯文地方,为何名叫马站这么粗俗呢?列位有所不知,当年这里是官衙重地,照例派军队保护。宋代大小马站原是马军驻兵之地,因而得名。日后朝代更迭,此地沧海桑田,虽然不再养马,虽然也曾经建过元代都元帅府,但大小马站始终“行不改姓,坐不更名”。

  大小马站附近一带自建城以来一直是广州城中心,旺地人气2000年依旧。在城市化的进程中,当然也成为商业开发窥测的宝地。近十数年间,这里的书院群大部分建筑被清拆一空,成为露天停车场,数百书院只剩下数间破烂不堪的危房。不知是否算是宿命轮回,当年大小马站建街,这里养马拴马,后来数百年招来书院群“有文化”风光无限,而今,现代人也在此“栓铁马”——停汽车。此情此景,若是当年举子观之,或者会大叫“斯文扫地”。

  最近,有消息说,越秀区将会复建书院群,打造书院文化街,虽然是再造“假古董”,但确是聊胜于无。让今人通过实景了解科举的历史,好过从故纸堆里找感觉。而且,再过数百年,这里就可以从“假古董”恢复成真文物了。

                                                                        文/林干 图/黄为民